FWJ爱吃的小牛_15822

陌上花开 四

清风霁月:

羸弱的身体跪伏着,肩膀抖得厉害。萧景琰、霓凰、蒙挚静默在不远处,眼泪早已滚落。
霓凰缓缓上前,敛衣跪于梅长苏身侧,向案上林燮和晋阳的牌位拜下。霓凰不孝,早应称您二老一声爹娘,谁想还未孝敬一盏茶便已阴阳两隔。但请爹娘放心,霓凰定会好好照顾林殊哥哥,也恳请您们,莫要怪罪。
起身时早已干了泪迹,微微笑着扶起长苏,为他整整衣冠。“兄长,走吧。”


斯人已逝,徒留哀哀。帅府门外一行人的打扮更像是来看望老友。
景睿豫巾扶几位长辈下车,迈入府门的一瞬竟全都愣住了。那人与郡主皆着素衣,自宗祠步出脚步稍有些虚浮。二人身旁是玄色衣衫的太子、蒙挚,微红的双眼昭示了一切。
梅长苏看到来人时同是一怔。敛却心神,推手长揖,尽是晚辈之仪。
“小殊……”莅阳长公主的声音里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,句未讲完已哽了嗓子。
景睿亦是如此,他竟有些痛恨自己。若是早些认出他是林殊哥,若是早些知道谢侯爷的阴谋,若是自己能明白他的苦衷,自己能否帮到他?他的身体会不会不这么差?刚想道歉却被梅长苏止住,往事如烟,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。


辞别众人,梅长苏带着霓凰走到后院,昔日的花园已经看不出模样,亭台楼阁也也渐为荒草侵蚀。推开陈旧的木门,依稀可辨的匾额上书有致远二字,霓凰不会忘记此处,致远堂,少时林殊的居室,曾经帅府中最精致漂亮的楼阁,她最熟悉的地方。昔日,博古架上摆满珍奇,少将军收藏的名剑挂在墙上,简单大气的楠木案上是他最爱的玉箫,兵书站策也从不少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如今之状,徒增伤感罢了。
梅长苏在落满灰的架上翻找,只见他摸索着打开一方暗格,取出一支木簪,拂去尘埃,小心翼翼替她别于青丝间,苍白的脸上难得染了层红晕。
木簪是很简单的式样,几支梅花含苞待放,仔细看还有细细的刀痕,一猜便是林殊亲手所雕。
“当年的小玩意,没想到并未被抄没。”
霓凰笑得好美,却在下一瞬僵住。
“那是林殊的手艺,梅长苏腕力不足,再也雕不出了……霓凰……别再等了。没有我……你也会很好的。”
“不会!”毫不思索立时打断他的话,霓凰目含哀切,看着眼前人,“林殊哥哥,你还不明白么,你回来就是霓凰最大的幸福,梅长苏和林殊本就是一个人,霓凰的心永远不会变,兄长请不要再将我推开。”
梅长苏眼中带着复杂的色彩,眼前女子令他原本想好的一切说辞都没了踪影。“地狱归来,不可久留,我又怎么舍得耽误你一生。天下好男儿比比皆是,云南府的李将军、京城里的秦尚志,霓凰,你的大好年华何必守在我一个病人身旁。”
“天下好男儿再多,也并非霓凰所愿。若兄长心有另属,请明示霓凰,我自不会纠缠。”
“怎会?十三年来我身边没有一个婢女,怎会心有他属……”一时心急,抑制不住的咳嗽接踵而至,梅长苏扶着木架,顺着气息。
霓凰慢慢环住他的腰,将脸贴向他瘦弱的胸膛。“你不懂女人,不懂霓凰,既然心无二属,就陪着我,好么?”梅长苏搂紧怀中人,似要将她嵌入身体,心中似有一层薄纸被捅破,生的欲望从未有这般强烈。你既相随,我必生死不负。尽我之力,活好每一天,幸福,安然。
一声微不可闻的长叹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56)
  1. FWJ爱吃的小牛_15822清江一曲 转载了此文字
©FWJ爱吃的小牛_15822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