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WJ爱吃的小牛_15822

【琅琊榜 靖苏】归去

九言_燃犀照鬼烤土豆:

归去


天气愈发的暖了。
空气中开始盈满初春绵软而湿润的味道。
似乎鼻尖还萦绕着那么一丝血腥味?
梅长苏拢了拢狐裘,深吸一口气,北地凉风从鼻腔蔓延至肺腑,带来刺痛的寒意。
三月之期将满,与大渝的战事也终于告一段落。
他望着疮痍战场,感觉自己恍惚之间回到了过去,回到了那肆意飞扬刀光马蹄的十余年前。
当时年少意气扬扬……
胸口的闷痛提醒他世事的不可挽回。
他转身,复又回首远眺一眼刀剑散落尸首横陈之地,低眉一笑,迈步离开。
终究是回不去了。


战事结束,大军班师回朝。
梅长苏没能再像来时一样策马随军,只能每日迷迷沉沉呆在马车里。起初看看书聊聊天倒也轻松,但随着日子推移,他睡着的时间越来越多了。
特别这几日精神尤为不好,整日昏昏欲睡。
然而飞流问起时,他也还有心思开玩笑,调侃道这只是犯了春困。
只是在说这话时,梅长苏不动声色地瞟了蔺晨一眼。
蔺晨本来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,突然开口赶人。待飞流一脸委屈地下车之后他冷笑:“春困?你心倒是宽。”
梅长苏只是笑:“我还能怎么样呢?我跟飞流说,苏哥哥要死了?”
蔺晨不由面色一软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“我明白。你们都希望我能活着回到金陵,一直一直活下去。我也希望。我甚至……比你们任何人都要希望。可我还能怎么样呢?”他伸出手搭上蔺晨的手,那只手即使一直被手炉暖着,也依旧冷得像北境终年不化的冰雪,“我还能……怎么样呢……”
蔺晨不说话,只是在下了马车之后嘱咐飞流:“去看着你苏哥哥,他要是睡着了,一个时辰叫醒一次。”
梅长苏靠在软垫上,双眼看向金陵城的方向,微不可察地一叹。
还能怎么样呢?一别无期罢了。


“蒙挚吾兄:
见字如面。
一直以来都承蒙照顾。
我在写下这封信的时候,你就睡在我的隔壁军帐。我不由猜想,这时候你的梦里是什么?是天子身边往日种种?是这近三月战场狼烟?还是思念着金陵城中的嫂夫人?
无论是什么,一切困苦折磨都过去了。
……
蒙大哥不仅是大梁第一武功高手,在战场上也是一位极好的主帅。
你总是说自己不是带兵打仗的帅才,但你却从未让我多费心力。
……
蒙大哥,回去之后你可是更厉害的功臣了,千万别再总是跳屋顶玩了。
影响不好,别给景琰丢人。
咱大梁丢不起这人。
……”
文末未留落款。
梅长苏仔细吹干墨迹,将它封进信封。
将信收好的那一刻,他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微微一笑。
他灭了灯,撩开军帐厚重的门帘。
仰望漆黑天际流云涌动,他感觉这十几年来自己从未像现在这般心思明澈。
时间不多了。他在黑暗中如是想。


“霓凰吾妹:
见字如面。
抱歉你的兄长要食言了,可能再也不能陪你看秀山丽水了。
兄长感觉很对不起你,无论是小时候林殊捉弄你,还是后来梅长苏隐瞒你。
就算你不会原谅我,我也要说一声抱歉。
……
我记忆里的小霓凰笑起来那么好看,就像滇南最美的娇花。
所以读信的时候千万别哭,哭了就不好看了,那么我就不会回来看你了。
但是我猜你肯定已经哭了。
所以现在立马把眼泪擦干,我想看见一个笑着的,骄傲的霓凰。
……
穆青是个好孩子,细心教导定成大器。
在家你别总骂他,做个温柔的姐姐,战场上可以直接上手揍。
别让自己太累,别让穆青看着伤心,也别我看着也心疼。
……
兄长不是你的良人。
我耽误你太多太多了,这份沉甸甸的愧疚快要压得我不能升天了。
……
下次你要是遇见景睿,麻烦跟他说一声。
小时候我不是故意要把他吊到树上,那天他打坏的那方镇纸其实是我父帅最宝贝的。我怕他自己招了就没告诉他,把他吊起来自己去挨了父帅一顿好打。
我不敢求他原谅,也不敢奢望他不恨我。
只希望他记忆里的林殊哥哥,是个善良的人。
……
愿你早日觅得真正良人,从此唯有喜乐,不见泪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汝兄。”
这天晚上没有月亮。
梅长苏收好信,出帐只能望见四野茫茫,军队的篝火照亮小小一方天地。
他闭眼,再睁开时感到一阵眩晕。
四面八方的黑暗似乎更加浓重了些。
他再次被逼迫着感受到了时间流逝的不留情面。


灯火安静地灼灼燃烧。
“蔺晨吾友:
这漫漫十余年来,多亏琅琊阁照拂,多谢老阁主,也要多谢你。
你不认识林殊,这让我在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感到一丝安慰。
我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,你大概也还没睡。感谢大梁军帐的厚度,让我的灯光不会被你发现。
如果被你知道我在写这些信,我大概又要被你骂了。
你还真本事啊,我长这么大,只有寥寥几个人敢当面骂我。一个是我的父帅,一个曾经是我的舅舅,一个是景琰,还有一个就是你。
你当初总是找我茬。你要是认识林殊,在他还好好活着的时候成为他的朋友,肯定会被他揍到老阁主都看不下去。
好好好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提他。
……
顶针婆婆的醉花生我是吃不到了,真是遗憾。
以后每年都给我留两坛啊,别叫飞流都吃了,让他好好练武,好好吃饭,不能总是问吉婶要糕点和甜瓜
你要好好带着飞流。
你要跟他说,苏哥哥去找佛牙了,等到他长大了,能让蔺晨哥哥跳孔雀舞了,苏哥哥就会带着佛牙回来找他。
上面这些你可要一字不差告诉他,死者为大,不要乱改我的遗言。
……
替我跟宴大夫道个歉。
总是不听他的话我还是很愧疚的。
他是个很好的正规大夫。
……
替我跟宫羽说,她是个好姑娘,但是眼光不太好。
让她好好照顾自己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遗憾不能跟你再看山水。
琅琊山的风景比金陵好很多,但是很抱歉,我不能选择留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梅长苏”
今晚他的精神很好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,头脑清醒,心里亮堂堂的。
所以这封信他写了很久很久,写了很长很长。
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去一个人一个人告别了,只好让蔺晨代为转述。
在琅琊阁的那段日子,是他这三十几年的曲折人生中,最痛苦的日子。
也是涅火重生的日子。
梅长苏感到冷,似乎连骨头缝都在冒着寒气。
他写下落款最后一字,将笔搁下时手是颤抖的。他几乎没有力气再保持端坐的姿态,停笔的那一刻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,又像是被套上了沉重枷锁。
喉头一股腥甜,他凝视着灯火,艰难地把它咽下去。
收起信,他踉跄起身,响动惊起了一旁睡着的飞流。
梅长苏对疑惑的少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低声问:“小飞流想和苏哥哥一起去外面走走吗?”
飞流眼睛一亮,很开心地连连点头。


梅长苏的帐子靠近一片梅林。
黑暗中远看只是蒙蒙一片,走进其中才发觉这是怎样一番美景。
梅香凛凛。
他在前面走,穿梭于纷飞落花之间,身影单薄被梅枝掩映,似乎就要随着夜里的寒风升上天去,但他的身上又似乎还压着千斤担子,压得他喘不过气,压得他苦苦挣扎留在世间。
他走到最繁茂的一棵梅树下,抬手轻轻抚摸粗糙的树皮,然后靠着它坐下。
飞流挨着他坐,伸手去夹空中飘落的花瓣。
寒风吹拂,冷香幽幽,他们也就这样静静坐着。
不知过了多久,飞流没由来一阵心慌,急急转身,只见他的苏哥哥垂着头,似乎是又睡过去了,但鲜红的液体从苍白的唇角流下,沾湿洁白衣襟,浸染身下梅花。
飞流抓起梅长苏的手,摸到满手湿滑血液。
他一动不动,就像是当初的佛牙,冰冷而毫无生机。


梅长苏最终还是醒了过来。
他睁开眼,发现帐子里站满了人。飞流见他苏醒高兴地大叫,其余人却是都红了眼眶。
“你说你,好端端的半夜跑出去做什么!现在好了,风寒了吧……”蒙挚第一个出声,极力控制的声音还是微微颤抖,“好好休息好好休息,什么都别想……”
“蒙大哥,我知道。”他虚弱地微笑,挣扎起身,“飞流,扶我起来,我还有写东西没写。”
蒙挚脸一板就要阻拦,却被一旁垂眼站着的蔺晨挡下:“让他去。”


梅长苏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提笔的力气。
他咬牙,却又从口中溢出鲜血,晕染了墨迹。


他艰难而眷恋地看向金陵的方向。
那里有他最放不下的过往和最放不下的人。
可他又能怎么办呢?
他几乎已经听见杜鹃的叫声了。
“不如归去——不如归去——”
差一点就可以见到了。
可他又能怎么办呢?
恍惚间他感觉全身都在疼。
他无意识潦草重复写着什么,忽然又恢复一点清明。
他落笔——我将归去。


“景琰
见字如面。
抱歉让你看见我现在这么难看的字。
我天天遥望金陵,计算与你相隔的距离,计算我还拥有的时日。我清楚地明白,城门一眼,即是永别。但我还是妄想再见一面。
那样才算是了无遗憾,而我最终还是要带着遗憾去了。
……
我给你写了点东西,你以后治国大概用得上。
日后大梁的重担都压在你身上了,我希望,我们都希望,能看见一个盛世安康,天下太平的属于你的大梁。
你要知道,我会一直与你同在。
你要相信,我与你同在。
……
让静姨不要太伤心,好好孝顺她。
让她多做榛子酥给你吃,不用再管我了。
……
景琰,好好教导庭生。
……
景琰,那颗鸽子蛋一定要埋进我的墓里。
……
景琰,善待太子妃。
……”
萧景琰坐在太子府的书房里,看着最后一片几乎辨认不清的潦草字迹,泣不成声。
“景琰……景琰……景琰……”
满满都是他的名字。
“景琰……吾爱。
我将归去。”


穿梭于六合的风无声呐喊哭号着什么?
翘起的檐角之下檐铃悲戚脆响。
“我已归去——”
归去——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37)
  1. FWJ爱吃的小牛_15822三分尘土 转载了此文字
©FWJ爱吃的小牛_15822 | Powered by LOFTER